地熱、三稀等戰略新興礦種的礦產勘查進一步受到重視,城市地質、環境地質、地質災害等面向生態文明建設的地質勘查不斷拓展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09日    來源:原創    閱讀:2151
分享到:

●地質勘查戰略性結構調整成效初顯,資源環境結構持續優化。主要表現在:地質勘查投入繼續下滑,降幅明顯收窄;資源環境投入一降一升,地質勘查結構持續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力度加大,礦產勘查空間和投入不斷減少;礦種勘查投入繼續分化,戰略新興礦產和非常規能源關注度持續上升。

  ●總體判斷,2017全年地質勘查投入將延續2016年下行調整趨勢,但降幅將明顯收窄,預計全年投入下降10%左右。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深入推進,環境型地質勘查工作將進一步拓展。

  ●為保障地質勘查工作健康發展,建議加大地質勘查綠色轉型力度;加快推進礦產資源管理改革;加強深部礦產資源勘查技術攻關;主動推動礦產資源勘查開發全球化進程。

  2017年上半年,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結構在調整中優化,動能在轉型中升級,發展新常態的特征更加明顯,經濟穩中向好的步伐更加穩健。

  這主要表現出以下特點:經濟運行呈現增速回升、物價穩定、居民收入增加的良好格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實體經濟趨好、產業優化升級,強化了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消費為主、出口加快、投資跟進,增強了經濟發展的后勁;科技成果加快產業化、新動能快速成長,激發了經濟發展的活力;三大戰略穩步推進、四大板塊良性互動、新的增長極蓄勢崛起,拓展了經濟發展新空間;生態文明建設深入推進,生態環境保護力度加大。

  基于上半年地質勘查成果直報數據,結合兩次地質勘查形勢研討會(東部、西部),可以判斷:我國地質勘查戰略性結構調整成效初顯,資源環境結構持續優化,地質勘查投入處在探底的觀察期和驗證期。

 一、2017年上半年地質勘查形勢

  在經歷了10年的快速擴張之后,我國地質勘查行業自2013年開始進入了調整下行階段,目前進入萎縮期的第5個年頭。2017年上半年,地質勘查投資結構、專業結構、區域布局等繼續深度調整。

  (一)地質勘查投入繼續下滑,降幅明顯收窄

  2017年上半年,我國地質勘查投入繼續下行(圖1)。上半年,全國地質勘查投入資金80.59億元,同比減少8.5%,降幅比2016年上半年(31.3%)明顯收窄。從本輪地質勘查投入周期來看,2017年上半年地質勘查投入與2012年峰值相比下降了63%,略低于2008年的投入水平,接近或進入本輪周期的底部區間。這說明,經過過去幾年的供需調整和國家供給側結構性調整,地質勘查供大于需的壓力進一步減小,地質勘查工作去產能的空間進一步縮小。

  從資金來源來看,中央財政投入27.18億元,同比減少9%;地方財政投入31.46億元,同比減少4.3%,社會資金投入21.95億元,同比減少13.2%。從各類資金變化趨勢看,2013年以來,社會資金大幅下跌,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投入小幅調整,占比隨著社會資金投入的下跌而不斷上升,對保障地質勘查工作的穩定性和連續性發揮了重要作用(圖2)。

  (二)資源環境投入一降一升,地質勘查結構持續優化

  2017年上半年,生態文明建設持續推進,環境保護需求強勁。隨著國家資源環境需求發生變化,資源型地質勘查投入持續下滑,環境型地質勘查投入不斷上升。今年上半年,礦產勘查投入42.59億元,同比減少18.8%;水文地質、環境地質與地質災害調查投入13.21億元,同比增加22.4%。礦產勘查投入占比逐年下降,從2012年的81.2%下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52.9%,但仍然占據地質勘查工作的半壁江山。水文地質、環境地質和地質災害調查投入占比持續上升,從2006年的3%上升到2017年上半年的16.4%(圖3)。東部地區環境型地質勘查上升尤為明顯,投入占比從2011年的12.7%快速增加到2017上半年的26.0%,城市群環境地質綜合調查、土地質量地球化學調查等工作明顯加快。

  (三)生態環境保護力度加大,礦產勘查空間和投入不斷減少

  2016年11月,國土資源部發布《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年)》,要求礦產資源開發的環境影響得到有效控制,礦山地質環境得到有效保護和及時治理;2017年1月,國務院發布《全國國土規劃綱要(2016-2030年),要求制定礦產資源勘查、礦產資源儲備保護、礦山生態保護和恢復治理等支持政策;2017年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要求生態保護紅線原則上按禁止開發區域進行管理。2016年,國務院新增240個縣(市、區、旗)納入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總數增至676個縣級行政區。2013~2017年,國務院新增100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數達463個。隨著國家生態文明建設力度的不斷加大,中央、各部門的政策越來越突出國土空間生態功能,生態環境保護要求逐漸提高,礦產勘查的門檻不斷提高,礦產勘查投入受到很大影響。

  自2013年開始,礦產勘查從過去的連年快速增長轉變為逐年持續下滑,從2012年的414.1億元降至2016年的169.84億元,降幅逐年有所擴大。2017年上半年,礦產勘查延續了之前的下滑趨勢。青海省將自然保護區緩沖區、試驗區全部納入禁止勘查開采區,全省礦產勘查工作重點由三江源地區、祁連山地區調整到柴達木盆地及周緣;研究制訂三江源國家級生態保護區、祁連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礦業權推出補償工作方案,穩妥推進74宗礦業權退出工作。

  (四)礦種勘查投入繼續分化,戰略新興礦產和非常規能源關注度持續上升

  隨著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的不斷深入,不同礦種資源的需求在持續分化。從不同礦種勘查投入變化來看,2012年以后各礦種呈現出三種變化趨勢:快速下滑、緩慢下行趨穩、穩定上升。

  煤炭和鐵礦等大宗礦種礦產勘查投入持續快速下滑。在礦產勘查投入峰值的2012年,煤炭勘查投入高達121.91億元,遠遠超過其他礦種勘查投入;2012年以后煤炭勘查投入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7.47億元,年均下降38%;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35%。與煤炭類似,2012年鐵礦勘查投入高達49.54億元,之后呈現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0.28億元,年均下降32.3%;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37%。煤炭和黑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的快速下滑,與下游的煤炭采選業、黑色金屬采選業產能過剩密切相關。煤炭和鋼鐵是國家確定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行業,政策主基調是去產能、去庫存。2017年1~5月,全國新退出鋼鐵產能4240萬噸;上半年新退出煤炭產能1.11億噸。

  貴金屬和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呈緩慢下行趨穩的態勢。與其他礦種不同,貴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在2013年達到峰值72.17億元之后,緩慢下降,到2016年降至37.72億元,年均下降18.9%。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在2012年達到峰值115.95億元之后,緩慢下降,到2016年降至57.84億元,年均下降15.2%。貴金屬、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年均降幅接近礦產勘查平均降幅。2017年1~5月份,貴金屬和有色金屬礦采選業利潤同比上升52.3%。采選業利潤的上升,有利于刺激貴金屬和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止跌回升。

  戰略新興礦產和非常規能源礦產勘查投入穩定上升。與前一年相比,2016年稀有、稀土、稀散、石墨、金剛石等戰略新興礦產投資達7.53億元,同比大幅增加71.4%;2017年上半年同比增加26.9%。2017年,貴州省加大地熱探礦權投放,全力打造溫泉(地熱)省,確保全省88個縣均有地熱礦權設置。

  (五)服務支撐區域發展三大戰略,地質工作發揮基礎與先行作用

  在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引領下,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三大戰略深入實施,東、中、西、東北四大板塊協調發展,地質工作優化調整區域布局,支撐推進主體功能約束有效、資源環境可承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初步形成。

  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區地質勘查投入占比不斷增長,投入占比從2013年的3.7%增至今年上半年的10.2%;中央財政地質調查投入從2015年的1.3億元增至2017年的2.6億元,占地質調查總經費比例從1.7%增至4.0%。2017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雄安新區以來,中國地質調查局和京津冀地質調查部門加大了對雄安新區的投入,采取各種強有力措施提高新區的地質調查工作程度。長江經濟帶中央財政地質調查投入占地質調查總經費總體保持上升態勢,從2015年的20.8%增至2017年的21.6%。以長三角經濟區、皖江經濟帶、長江中游城市群、成渝經濟區等重要經濟區或城市群為重點開展地質環境綜合調查,為優化國土空間格局和實施新型城鎮化戰略提供基礎支撐。

 二、地質勘查形勢展望

  從全球來看,世界短期內難以出現類似中國2003~2012年快速工業化、城鎮化的經濟體,地質勘查止跌回升的動力不足。從國內來看,傳統制造業、基礎設施建設、城鎮化等地質勘查發展驅動力增速明顯放緩,礦產品消費總體上經歷了由快速增長向高位趨穩的轉變。從行業來看,礦產采選業利潤率在經歷了過去幾年大幅下跌之后,今年上半年出現良好的回升勢頭。

  總體判斷,2017年全國地質勘查工作將延續2016年的下行調整趨勢,隨著礦業企業利潤的回升,地質勘查投入降幅將明顯收窄,預計全年地質勘查投入下降10%左右;地熱、三稀等戰略新興礦種的礦產勘查進一步受到重視,城市地質、環境地質、地質災害等面向生態文明建設的地質勘查不斷拓展,為今后地質勘查市場止跌回升積蓄力量。

  (一)從全球來看,地質勘查止跌回升的動力仍在積蓄之中

  研究表明:礦產勘查與經濟增長關系密切,隨經濟的繁榮與衰退交替而呈現上升式擴張與下行式萎縮的周期性變化。從2003年開始,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工業化、城鎮化進程為主要驅動力,開始了礦產勘查新一輪上升期,2012年達到頂峰,2013年進入下行期。由于本輪礦業上升期持續時間之長、礦產品漲幅之大、礦產勘查投入之高前所未有,國外有學者將本輪周期成為“超級周期”。近年來,世界經濟增長的持續低迷,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傳統引擎先后弱化,對世界經濟的拉動力不足。2016年,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增速集體下滑,美國經濟不如預期,歐洲經濟面臨嚴峻挑戰,日本經濟增長比預想的差;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分化明顯。2017年,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分別進入低速增長和經濟全面轉型發展的新常態,傳統貿易保護主義和非理性貿易保護傾向抬頭,英國脫歐等黑天鵝事件將持續發酵,新的黑天鵝還有可能繼續飛出,世界經濟發展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偟膩砜?,未來一段時間世界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礦業止跌回升缺乏足夠動力,地質勘查投入可能面臨低位起伏。

  2003~2005年之后,我國礦產勘查投入變化與全球投入變化趨勢越來越一致,說明我國礦產勘查活動在受國內經濟發展因素影響的同時,受國際經濟發展因素影響的程度越來越大,我國與全球礦產勘查一體化程度不斷加深。受全球礦產勘查止跌回升動力不足的影響,我國礦產勘查短期內也難以走出低谷。

  (二)從國內來看,地質勘查驅動力增速明顯放緩

  地質勘查發展的驅動力包括制造業、基礎設施建設、城鎮化等行業的發展與擴張。目前,這些下游行業發展的增速明顯放緩,處在上游的地質勘查業發展動力有所減弱。制造業內部近年出現了顯著的結構性衰退與成長,以重化工業為代表的傳統產業集群增長日益放緩,以高端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為代表的新興主導產業集群快速成長,但總體增速持續放緩。2016年,全國規模以上制造業企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8%,較2015年下降0.2個百分點,較2014年下降2.6個百分點;2017年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9%,增速有所回升?;A設施建設投資量在2011年左右達到峰值,之后增速持續回落,到2016年降至17.4%,2017年上半年回升至21.1%。我國城鎮化率從2001~2011年間年均提高1.33%降至目前的年均提高1%左右,增速明顯趨緩。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中國過去六年的經濟處于回調的態勢,由過去10%左右高速增長平臺轉向未來中速增長的平臺,目前中國經濟已非常接近底部。隨著發展新常態的特征更加明顯,經濟發展對礦產資源的依賴壓力將會有所減輕,有可能實現經濟增長與資源消費相對“脫鉤”。

  2012年以來,我國礦產品消費量和產量總體上經歷了由快速增長向高位趨穩的轉變,不同礦種需求增長情況發生了明顯分化。煤炭、鐵礦等礦產品需求呈現緩慢下滑趨勢,總體上供大于求,成為“去產能”的重點產業。煤炭消費量、產量在2013年分別達到峰值42.44億噸、39.74億噸,之后逐年降低;在經濟趨穩向好的形勢下,2017年上半年原煤產量17.13億噸,同比增長5%。鐵礦石消費量、產量在2014年分別達到峰值16.9億噸、15.14億噸,之后出現下降,到2016年鐵礦石產量降至12.81億噸,同比下降7.3%(圖4)。有色金屬和貴金屬需求增速明顯放緩,總體上高位趨穩。十種有色金屬產量在2013年之前以年均14.5%的速度快速增長,之后增速明顯下降,2015年增長6.8%,2016年增長2.5%;2017上半年增速回升至7.2%。黃金消費量、產量于2013年、2014年分別達到峰值1176.4噸、451.8噸,之后高位趨穩,2016年黃金消費量、產量分別為975.4噸、453.49噸,同比增長-6.7%和0.8%。稀有金屬需求呈增加態勢,鉭、錸、鋯、鉿等金屬依賴進口滿足需要。

  (三)從行業來看,礦產采選業與勘查業利潤低位波動

  近年來,我國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成本費用利潤率經歷了上升、高位波動、下行的變化過程。2017年上半年,礦產采選業利潤呈現良好回升勢頭。

  對于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在2008年成本費用利潤率快速上升到峰值24.77%;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短暫下滑之后回升,到2011年升至17.99%,平均成本費用利潤率顯著高于全國工業平均水平;其后持續下行,到2015年降至7.81%,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與全國工業成本費用利潤率差值逐年收窄。2016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利潤464.20億元,同比降低13.0%;2017年1~5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83.7%。對于有色金屬礦采選業,2007~2011年成本費用利潤率上升至30.79%;其后持續下行,到2015年降至7.88%,有色金屬礦采選業與全國工業成本費用利潤率差值逐年收窄。2016年,有色金屬礦采選業利潤483.3億元,同比增長9.7%;2017年1~5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52.3%。

  近年來,我國礦產勘查的利潤出現大幅下跌,礦產勘查企業經營困難。以金礦為例,金礦勘查利潤在2002年開始由降轉升,到2011年達到峰值45.82元/克,期間經歷兩次小波動;2012年開始逐年快速下滑,到2015年降至15.87元/克,與2011年峰值相比下跌65.4%。

三、對策建議

  為保障地質勘查工作健康發展,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加大地質勘查綠色轉型力度。牢固樹立“綠色”理念,積極推進地質勘查戰略性結構調整。一是加強低碳、環境友好型、戰略新興礦種礦產資源調查,推進地熱、三稀等資源調查評價;二是研發、引進和推廣地質勘查新技術新方法,進一步降低地質勘查活動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和擾動;三是加強和拓展水工環地質調查工作,提升地質勘查工作對生態文明建設服務和支撐水平;四是探索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自然保護區礦產勘查與儲備銜接工作機制,推進國家礦產資源儲備制度的實施。

  第二,加快推進礦產資源管理改革。礦產資源管理體制改革進入關鍵期。按照“產權明晰、規則完善、調控有力、運行規范”的要求,加快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礦業市場體系;加強對礦業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激發社會投資者參與地質找礦的積極性。

  第三,加強深部礦產資源勘查技術攻關。隨著地質找礦工作的進行,近地表、出露區礦產資源找礦空間的不斷縮小。2016年,國土資源系統全面實施“三深一土”科技創新戰略,吹響了向深部進軍的號角。深部礦產勘探存在諸多技術難題,亟須研發深部探測的方法、技術與設備。

  第四,主動推動礦產資源勘查開發全球化進程。以“一帶一路”重大倡議的實施推進為抓手,加快突破非理性資源貿易保護主義的全球布局。通過“引進來”承接國際資本和“走出去”開展國際產能合作,使中國成為全球要素重組和產業集聚最具活力和吸引力的平臺和載體,促進沿路沿線國家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加強推進各國在地質調查與礦產資源方面的合作,適應全球資源勘查開發發展新模式和新格局。

全黄H全肉电影